ADHD for Adults?

都市人生活壓力大,容易出現各種精神健康問題。善忘、易分心、忽略規則、衝動都是「專注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」(簡稱ADHD)的病徵。有精神科醫生指出,ADHD不限於出現在小朋友身上,成人也有機會患上。另外,因壓力問題引發的「身心症」也需要正視,建議有初期徵狀便及早求醫。 懷疑患病可從網上檢測 精神科醫生張力智指,ADHD患者不限年齡,常見由小朋友階段開始出現症狀。若不及早接受治療,約三分之二患者的症狀會持續至成年。張醫生提醒,越早治療ADHD對健康越有保障,不要等到病情嚴重甚至影響生活才求診。此外,世界衛生組織已為ADHD訂立了一套「自填量表」(ASRS) 檢測患病機會及程度,張醫生建議,如懷疑出現病徵可隨時上網自行測試。 周身病痛或由心理造成 香港人生活及工作壓力繁重,容易增加患上焦慮症及身心症的機會。張醫生解釋,身心症屬於焦慮症的一種,患者會因緊張及壓力引發身體各種機能出現問題,徵狀可以很多,包括頭暈、頭痛、眼朦、耳鳴、心跳加速、呼吸困難、尿頻及失眠等等,有些患者更會覺得焦慮、擔心及懷疑自己患了重病。醫生提醒大家特別注意,如身體不適的症狀與年齡不相符,又或是身體檢查也找不到成因,就要留意是否因壓力引發身心症,及早諮詢精神科醫生的意見。 壓力問題在香港十分常見,當壓力到了臨界點會導致大腦物質失調,工作繁重、家族遺傳等都與精神健康有莫大的關係。如出現情緒問題或身體的警號,包括失眠、緊張及胸口不適等,切勿低估情況或拖延,應盡快尋求專業意見,接受治療。

Psychiatrist’s Tips on Kid Talks

望子成龍是不少家長的心願,教育孩子更成為最重要的課題之一。有精神科醫生指出,原來要孩子聽教,先要從家長做起! 家長子女真誠溝通增安全感 精神科醫生黎大森指出,有很多朋友都向他抱怨,「湊仔仲辛苦過返工!」這也難怪,因為家長是一份全天候的工作,既沒有休息日也不能辭職,付出又未必能即時獲得子女的欣賞,甚至惹來子女對沒有時間陪伴、不夠疼愛等不滿,令家長無奈又無法理解兒女的想法,日積月累形成巨大壓力。 當出了問題時,有些家長會傾向判斷是孩子或自己做得不好,但黎醫生解釋,家庭是雙向互動,當一人出現問題時佷容易影響其他成員,因此不應歸疚為某一人的問題。另外,家長需要意識到,隨著孩子年歲增加,他們的思考和解決問題方式可能有所不同,會加入自己的獨立思考,未必像以往一樣完全接受父母的意見,若雙方堅持便容易對整個家庭造成壓力。若壓力長期得不到有效紓緩,輕則吵吵鬧鬧,重則可引發情緒病。 要維持家庭和諧,建立及保持良好互動,首先家長與子女溝通必須真誠。另外,重視承諾也是建立良好關係的重要一環。黎醫生提醒,如果家長經常「講咗唔做」,便會失去子女的信任,甚至會誠信破產,之後想重建互信及溝通將會變得非常困難。 至於如何可令孩子打開心扉?黎醫生亦給了一點行動上的建議:家長可與孩子一起訂下每日或隔日指定時間,放下工作與他們傾談,每次時間也不需要太長。若持之以恆,子女會慢慢感到受到重視及關心,從而建立對父母的安全感,這是讓孩子放下介心,肯說出心事的基礎。與小朋友溝通,雖然並沒有速成的魔法,但「投其所好」是很有效的開始,黎醫生建議先從小朋友感興趣的話題入手,建立交流的基礎,繼而慢慢引導他們說出心事。 體罰影響身心發展 很多家長對特別頑皮、「難教」的孩子束手無策,在其他方法無效時無奈地訴諸肉體上的懲罰。黎醫生並不認同體罰,並指出小朋友有情緒屬正常事,體罰除了影響雙方關係,亦會影響小朋友的整體發展,引至恐懼或不安的心理。正面的處理方法是,家長首先必須為子女行為界定底線,制止任何危險或會造成傷害的行為。當小朋友犯錯後,家長可引導他們作出更多正面的行動來補償過錯,例如完成一些小家務等,藉此培育子女的責任感。 原來重視溝通、誠信,為子女行為設定底線及正確賞罰機制除有助教育成效外,更是促進家庭和諧、減低生活壓力的要訣!

Troubles of Mothers

迎接新生命本是一件喜悅的事,但懷孕過程及隨後育兒的煩惱接踵而來,加上面對生活及計劃的驟變,媽媽有機會患上產前及產後抑鬱,造成情緒低落等問題,後果可大可小。有精神科醫生指產後抑鬱是由生理及心理多個因素造成。香港不少母親為職業女性,本身已背負各方面壓力,面對生活的變化,難免會再添壓力,增加患上抑鬱的機會。

0